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有所悟

中文生活 心灵家园

 
 
 

日志

 
 

毕业三十年  

2017-07-20 06:5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有很多人惦记着以“7”为个位数的年份,这是我们毕业的1987年的年份个位数,每遇到一次,意味着大家又过了十年。几个人捣鼓了一个聚会,曾经在一个大教室上课的同年级两个班居然又坐在了一起,来了近六十人,30年前的2/3。
      7月15日星期六,是一月一次的信访接待日,九点开始前,预先和领导请了假。坐在接待室里,应付了漳港的一个老信访户和一个国企退休者后,已经十点,载上三个同学去福清。
      到的时候,图书馆里的大教室已经济济一堂,有人在抱着麦克风讲话,一个接着一个,讲一些感叹话、讲一些感激话、讲一些客套话,就是少了些感性话,毕竟,三十年,容颜改变,但本性难改,坐在一起,大家虽留有一些青春的痕迹,但都老到了许多。
      大学的同学基本只有应届生,一起从四面八方来,又一同毕业往四面八方,同乡少到屈指可数,因为天各一方,人情世故那些俗事就少了很多,单纯的情感更容易引来笑容。
      我迟到,有工作的因素,却更多的是不屑论资排辈的会议室聚会发言。原先就属于不同方言区的许多人操着口音更重的普通话讲许多言不由衷的话,真的不如私底下会会曾经的密友、看看曾经不屑的同学、听听缺席者的近况。
      两个留校工作的都来了,在来的同学中,他们在母校的时间最长,但几年后也都离开了校园,都在当着小吏。其中一个是我,对母校,我只有几句话:“我是在这里成长的,当年来的时候17岁,真是一个懵懂少年,离开的时候,高了许多、重了许多、也懂了许多,爱的、恨的、喜欢的、厌恶的、铭记的、淡漠的都有了;离开25年,我的心从未和这里隔绝,每年都回母校走走,两次间隔从未超过一年,好多次是开车独自一人来,在校园里散步一段路,悄悄的来、悄悄的离开。”
      白发、华发的占了绝大部分,也有永远离开我们的老师同学。想起林道兴老师,我的眼眶就会潮湿,一个一身豪气才气的好长辈,走了二十年了,还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葬礼的那天,阴雨蒙蒙,我和妻子特地从长乐定制了白菊花编的花篮,在他的灵前三鞠躬,把恩师铭刻在心。班长说,金锁也走了十年了,这位住在我下铺的同学当年一脸凹凸,但时常微笑,当了二十年老师,居然是在加班回家的夜路上被劫匪一棍打在疾驰的轻骑上倒地昏迷,变成植物人一段时间后去世。我心里还是他毕业时的印象,因为毕业后就一直没有见过面。
      有许多从前就不怎么熟悉的同学,现在甚至连过去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这聚会,我也不想重新熟悉。在被改建的食堂吃了一个多小时饭,和自己喜欢的坐坐聊聊,看看彼此。看着穿梭在席间的活跃人物,想起当年的一切。
       聚会,无非如此。
       炎热,骄阳似火,已经十余天,因为下午还有私事公事,午饭后我就离开了,他们很多人留下来过夜叙旧。
       出门的时候,走的另一条路,是我1992年离开后新修的,一路上回想,这次不到三个小时,看到的校园,老建筑、老路没几个了,物非人非,30年,变的一眼可见,不变的只能在心底找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