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有所悟

中文生活 心灵家园

 
 
 

日志

 
 

宇宙的尘埃  

2010-04-26 19:5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范曾的敬畏

       3月底在南京机场闲来无事,买了一本范曾写的《回归古典之美》,晚上翻出来看看,引子就吸引了我,题目叫《自然和古典》。

        其中一段很有意思:霍金幽默地应对因为无法试验而得不到诺贝尔奖的问题,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把太平洋所有的水提炼出重水,让它在瞬间爆炸,可能你们能够依稀看到一点宇宙大爆炸的痕迹。可是遗憾的是,人们再也无法测定这个实验的结果了——因为地球早就没有了。所以宇宙大自然打不可方。我们在宇宙面前唯一的选择是敬畏。

        杨利伟说:“在天上感到认识多么伟大,又是多么渺小”。

        我们每个人内心都会偶尔有些膨胀,觉得自己多么伟大,或者怀才不遇、闷闷不乐等等。知道了宇宙之大,就知道自己在宇宙中的地位。地球不过是一颗微尘,而我们只是一个很小的生命,这个生命存在的价值,尽其所能就可以,不要过分患得患失。

                                                          二,对自然的敬畏

        霍金和杨利伟的话,其实在大海里就可以得到验证。

        1992年的夏天,在长乐下沙度假村,我带着张老师的两个小孩张树张林过周末。记得那天是早上九点多,他们要下水游泳,我拗不过他们,只好陪着到海里面。那天风和日丽,但浪很大,站在水里,好像浪连着浪,周围都在咆哮,根本看不见周围的游客,没几分钟,意外发生了,我牵着的两个小孩的手忽然只剩下了一个,另外一个被浪卷了出去再也看不见了,我喊了两声赶忙跑上来,在沙滩上找船求救,好不容易找到愿意出海的船,又遇上退潮后船搁浅在沙滩上,找了一堆人推啊推啊,全部的人着急,因为还有几个也是类似的情况,说实话,我的心里已经沉重到毫无力气了,幸好,船刚动,张树就告诉我说,张林被人推上来了,安然无恙。

        那天是十八大潮, 我望着大海,真是感到自己连一粒尘埃都不如。

        还是大海,1997年秋天的一个周末,我挂职的成龙集团领导层忽然想到海里看看集团圈下的远乐城范围,通过镇里叫了一艘船,开始几个艄公都不愿意走,说今天不好开,我们看着远处的海浪,并没有感到什么,就动员了一个胆大有经验的开船出去了,公司高层领导十多个加上我在内,都坐在没有任何依靠的甲板上,从澳口出海,我们知道了船要如何面对冲过来的大浪了,艄公说,对冲过来的浪,必须成90度垂直冲上去,而不是象汽车火车爬坡一样蛇行,于是我们连着冲了几道浪,船忽上忽下,冲上浪尖时,所有人的心都和船一样飞离了水面,紧接着重重的摔下浪谷,尖叫一声后又迎来另一波,一直到外海才平静了下来,因为有这样的浪,外海几乎没有别的船,我们战战兢兢地感到自己就像沙漠里的几只蚂蚁,命运就在艄公的手上操作。回来的时候更惊险,由于近海的巨浪,我们根本看不见那个由两堆尖利的石头堆出的澳口,艄公凭感觉找到了,于是在冲上了一个浪峰后我们从几米高的浪尖上直接飞进澳口,两边是锋利的石碓,我向后仰头一看,天啊,海浪就在我后面几米高的地方朝着船压下来,稍有不慎,船和人就会在海浪的推送下在澳口的坚石碓上摔成浪花。最后,船飞一般地进了平静的港湾,我们松了口气,而岸上围观的一群人也发出了惊叹。

       事后,我们才知道,那天是台风前的大浪,大海貌似平静,其实已经蕴藏巨能。

       还有一次是在南非的印度洋西岸,住在一家建在海边礁石上的宾馆,晚上远处的海浪排山倒海般的向窗外的礁石上袭来,即便是纹丝不动的房间床铺、温暖的灯光,一夜下来,你也不能不被震撼心房,感觉自己在海面前的渺小无助。

感悟人的渺小 - 闽江舟子 - 若有所悟

                                                 三,病房和殡仪馆

      很多人都说,这两个地方走出来,人的心理平衡许多。

      1994年一个朋友得了严重的肝炎,去医院看他的时候,已经几乎无药可治,人瘦成了一团,眼睛和皮肤都是黄的,在湖南的病房里,我看着他伸出的瘦弱的手,忽然间没有勇气去握它。不久以后,接到了参加他葬礼的通知,我还是不敢站在殡仪馆里追悼他,一路从阴森的林荫道上走回家,看见了两只在觅食的斑鸠呼啦啦地飞向林中深处,感觉就像他的魂灵升上了天,他叫陈伟民,一个极有才气的年轻人。

        同样一个极有才气的年轻人,小焱,因为一个意外的酒醉口角,被一个河南司机一刀捅到心脏,在1996年的春节前化成了一盒骨灰回到福州,我只记得在机场那道刺眼的灯光下,他的妈妈,一个优秀的小学老师泣不成声的样子,我依然不敢参加他的葬礼,可是我永远记得那一刻。

        面对死神,面对病魔,我们一样是多么的渺小。

        只有肉体,没有灵魂,那是行尸走肉,可是只有灵魂,没有肉体,那就是空气里的尘埃了。而每个人,都有变成尘埃的时候,或者是宇宙的,或者是历史的。

        我们真的不过是一颗尘埃!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