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有所悟

中文生活 心灵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久违的潘家园

2017-12-3 2:44:50 阅读22 评论0 32017/12 Dec3

上回去北京,以为有一点闲暇时间,讨论了很久,几个人共同的想法就是去潘家园,结果,他们去了,我临时有事没有去成,回来见面时,他们说,逛了一圈,什么也下不了手,扫兴而归。这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11月29日下午,在北京,真的闲暇了,首先想到的还是潘家园,午休起来,安排好了事情,坐上车就去了。

据说这是入冬来北京气温最低的一天,下午三点还只是5摄氏度左右,一下车,就感到进入冰箱一般,全身一阵凉意,不到一会儿,脚底的冰凉开始向上延伸。

潘家园的旧货依然是眼花缭乱,先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石雕,几年前第一次看到这个石雕堆场,感觉全国各地所有能搬得动的神像和砖石工艺品全给搬到这里来了,这次还是很震撼,但冰冷的石头似乎留不住人,有一些守摊的都熬不住冷,走了,剩下的几个也无心生意,瑟瑟发抖,我问了一对一米高的门当,价比网购高,还要自己找物流,双方都看出对方无意买卖,就算了。

到潘家园,没买转圈,你几乎永远无法产生感觉,因为对这些旧货、古董、工艺品的真实价格无从评估,心里没底,我们在地摊上转了几圈,寒意袭人之下,简直有点晕头转向,我感觉必须有所建树,于是瞄准一件汝窑花瓶和一件漆画,开始讨价还价。我约莫着按一成到两成的价格还价,走走停停,开始就有人追着我们兜售了,已经有很多摊主开始收摊,用报纸、破袋子把这些甚至叫价奇高的古董收起来走人,但几乎所有的摊主都说自己今天还没开张,在北京的寒风中冻上一天,虽有大衣口罩,还是浑身发抖,买了几件东西,总算有所收获,我们和陆陆续续离开的摊主们一起离开了潘家园。这里的摊主远远多过顾客,天色渐暗,回看这个号称全国最大的

作者  | 2017-12-3 2:44:50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11月17日凌晨 摸黑所写

2017-11-19 22:04:42 阅读29 评论0 192017/11 Nov19

我们的引路人适时出现

作者  | 2017-11-19 22:04:42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长乐烙印

2017-11-4 21:28:01 阅读49 评论0 42017/11 Nov4

1983年7月,一位不满十六岁的少年来到县城参加高考,住在亲戚的县政府宿舍里,8日中午,考历史科前,宿舍炎热难耐,他来到不远处的树荫下的石桌旁,背后是一座已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县衙。在耀眼的阳光下,他拿着历史教材温习,一位和善的中年人走来,他询问少年看的什么书,他吃惊的得知少年参加的是高考,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好念,考试别紧张,就走了。

这是在福建省长乐县,这位少年就是我,那一次,我平生第三次到县城,前面两次,一次和同学骑车来玩,一次是体检。那年我没考上大学。十年后我来到了这个大院工作,才知道那位中年人就是当年长乐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应该也是当时的高考主考官陈和锬,后来他当了长乐县的人大主任。

1992年,从高校工作岗位上调动回长乐县委办公室,在这座大院里工作了18年。大院里,最早被拆除的就是那座我住过的宿舍楼,紧挨着古衙门的一座两层楼别墅型的青砖小楼,大院里,这样的小楼拆了三座,我极喜欢这种青砖,和机关管理局的人磨了几次,居然要到了几千块宿舍楼的青砖,砌在自家的院子里。后来,古衙门也只留下两堵厚厚的土墙,其他拆掉按原来风格重建,这座正南正北朝向的衙门从最初我们习惯的小礼堂被改名为勤政堂,依然是历朝历代的政治中心。城市在变新在扩大,改造的区域越来越多,沿着新修不久的泊油路开车兜一圈,竟然找不到几座1992年刚回来工作时看到的老建筑了。

1997年河下街改造时,几个有情怀的老干部请我做一本改造前后新旧对比的画册,我才知道这个小小的破旧区域里蕴藏着那么多的故事和古迹,河南街、井银池、德胜铺、柴排厝、救火会、吴航头,他们以为拍成照片印成书便是对记

作者  | 2017-11-4 21:28:01 | 阅读(49) |评论(0) | 阅读全文>>

16日

2017-10-23 7:53:28 阅读40 评论0 232017/10 Oct23

好像与16日有缘分。

2011年11月16日,从文岭离开,到漳港上任。

2016年4月16日,离开了工作四年五个月的漳港到市委办。

2016年11月16日,宣布任市委办主任。

2017年4月16日,宣布兼任湿地管理处主任。

2017年10月16日,宣布免去市委办主任。

原先就知道每一次转换其实都是人生轨迹的转折,一周过去了,转折的体验也越来越触动心灵。昨天,到办公室收拾自己的物品,一个茶壶、一个茶杯,一袋书本,简单到一次手提就囊括了。一路眼眶热热的,回到家里,禁不住红了眼睛。

今年的秋桂遇到了好天气,几天前办公大院的桂花和家里院子的桂花几乎同时绽放芳香,车子进门,摇下车窗,香气扑鼻而来,我久久坐在车里,思绪驰骋。

从人事动议到真正变动,现在的程序多而繁复,都要经过一段时间。之前,湿地的伙伴们给我准备好了办公室,14日是周末,到湿地上班,看到他们重新整理了我的办公室,一个心仪很久的乌金石茶盘摆在沙发前,心里一阵感动。和来的一个征地户聊了一会儿,出来到田间实地看规划路径的时候,感到很踏实。

一年多的多次变动,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频繁的一段时间。从抗拒到适应,过程也就是一年多。刚刚熟悉工作,熟悉人,熟悉如何使人各司其职,就要离开了,虽然有一点放松,但无法摆脱天地茫茫的感觉。

16日,交接的时候,我说,我家院子里有一棵乌桕树,春华秋实、叶落叶茂,一年四季呈现给大地不同的景色,我们要像乌桕树一样,即便是一棵最平常的树,每时每刻都要给大地一个风景,一种奉献。和院子里的乌桕树一样,这都是真的。

作者  | 2017-10-23 7:53:28 | 阅读(4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夜风雨入梦来

2017-10-15 8:24:23 阅读37 评论0 152017/10 Oct15

中秋过去一周多了,又来了一个21号台风,云图上的云团很大,刮向海南的,尾巴却扫到了浙江。

前夜起,一阵阵的大风从屋顶、树梢呼啸而过。已是深秋,已是不适宜开冷气入眠的气候,但门窗紧闭,觉得憋闷,于是在床前开了个小窗,屋外的风声雨声就都入梦来了。

昨夜风雨大作,屋外,深秋的乌桕树还有一半以上的树叶留在树上,虽然半枯,但任凭风雨摇曳,绝大多数依旧守在枝头,于是,风从树叶树枝之间刮过、雨打在树叶之上、树叶树枝相互剐蹭发出的声音都穿过小窗来到了我的夜,邻居加盖的铁皮屋顶上的雨声更如鼓点一般,声声告诉着夜雨的降临。

世上心事多的人还是占了多数,能把心事写下来的、写出人的心声的往往可以成为作家、诗人,风雨之夜,风声雨声、屋里屋外,都是牵挂,思绪早已超越风雨、海阔天空去了。

春花秋月是文人们的最爱,“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是春天里写的,秋天里应该是叶落知多少了,围墙边的乌桕树已经高大到超过四楼阳台了,秋天里不知道哪个黑夜启动了它的落叶模式,清晨起来忽然看到了许多枯黄的叶片,难免一阵光阴流逝的感叹,在这样的风雨之夜过后,想必落叶纷飞,随风飘向四方,被雨水浸润,化作沃土了。

欧.亨利的小说《最后一片叶子》里的那个病人从房间里看着窗外的一棵树的树叶在秋风中一片片地掉落下来,身体居然随之每况愈下,她谮语一般预言自己:“当树叶全部掉光时,我也就要死了。”一片悲秋萧杀,也是在风雨大作的

作者  | 2017-10-15 8:24:23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