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有所悟

中文生活 心灵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的父母之乡

2017-9-17 22:46:53 阅读17 评论0 172017/09 Sept17

我的父母之乡也在福建长乐金峰,和冰心先生不同的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现在只不过住在十几公里外的城关。走动不难。

去年三月,一场由邻座房屋殃及的火灾把我的祖居焚烧殆尽,放弃或重建,进退两难。父母健在,祖屋难离,我选择了重建,祖业是一座六扇五的木排房,五间房屋中间祖厅六扇门,传承百余年,祖上命运多舛,祖屋被售过半,要重建,就要把几间散落在村民手里的破房子赎回,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买回了一间半,动员了两户一间同意合建,加上自己原有的一间和祖厅,最后只剩下半间是搬到福州城里的族人,因为剩下的一半已成为危楼,随时都有倒塌可能,电话联系了福州一个族人之后,就把剩下的危楼拆了。没想到这一拆出了问题,福州的族人七嘴八舌,意见不一,于是定好的钢架结构只好放在厂里半年之久,直到稍有眉目,今年元旦方才动工,紧锣密鼓之后整整八个月,房屋告竣。

因为建房和装修,我几乎每周回村看工地。接触乡村、接触村民。建房过程中,许多人热心帮忙,建材工地到处堆放,但村民几乎都没声音,但令人沮丧的是当接近完工开始整理环境时,有自称老人会的头人竟然不让种树栽花,说怕被我们占地,我说我们可以立字为证,我家出资整理空地、种树栽花做公园大家公用,但一样遭到拒绝,令人梗气的是村民们把低矮破落的房屋租给外地拾荒者,让他们使用房前屋后空地堆放垃圾,全村为垃圾包围,竟然无人反对。自家的院子修好后,我还是软硬兼施,种下了几棵大榕树。加上几年前我们捐资做的公园、修的路、种的树,现在可以说,全村像样的树都是我们种下的。但过程中的心累,使我真的感到回乡已经了无生趣,偶尔走走,也只能扫净自家院子、清理自家门前,关起院门,喝茶沉思。

作者  | 2017-9-17 22:46:53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港西的山风

2017-9-10 9:12:24 阅读28 评论0 102017/09 Sept10

港西是一个村,在福清和长乐交界的地方,一条车辆穿梭不停的公路在村前,一边是长乐,一边是福清,但在我心里,原本就分不清的两边都是我的家乡。

一次在路边洗车的时候,发现港西村的后山顶上居然有几栋别墅很漂亮,再看看不远处的海港,感觉站到那山上,风景一定很美。

找了好多机会要到山上,都被纷繁的杂事占领了时间。周末,傍晚,一场声势浩大的调研踩点结束后,众人散去,我找到了到港西山上的时间,驱车上山。

山不高,水泥路一直到山顶,一路上果然有许多规划整齐、很有风格的别墅在绿树掩映之中。山顶水泥路尽头停车,脚下就是一个水波荡漾的小山塘,四周绿树苍翠、天光如洗。不远处有突出的大岩石,几段钢管做成的栏杆构成一幅风景,想必那就是观景的好去处,山路总是蜿蜒的,一块块方石板在灌木的簇拥中铺向前方,不到五分钟就到了由一群岩石组成的前方凌空的一个大平台,远处是海和港湾、身边是青松翠柏,山石嶙峋、水面如镜,视线所及,无处不是风景。

天光晚霞瞬时万变,我的双眼顾不暇及,傍晚的时光似乎流逝得特别的快,任凭天色渐黑,远处灯火渐起,脚下山路渐隐,我也没有离开的意愿。

站在港西山前,远眺平潭渔火、龙高半岛的灯光闪烁,脚下人间,静谧温暖。而始终环抱着我的是港西的山风,轻柔凉爽、温婉大气,虽然来自不远的大海,但它没有海风的潮湿黏人,没有山风的阴冷突兀。我的心随着视野里的天光豁然开朗,纷繁杂物随风而去。

一直到蓝调渐起,星光点点,天还是那样的澄净。下山的路是手机的手电光照出来的,回到车上,回味无穷。

因为时间的易逝,世间的美好许多很快消失殆尽;同样的,世间的险恶许多也将随风散去。

作者  | 2017-9-10 9:12:24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崩溃的清晨

2017-9-8 8:48:11 阅读22 评论0 82017/09 Sept8

凌晨五点,卧室空调忽然漏水,挂机上的水如屋檐流水般泻在床头的化妆桌上,如同一声紧一声的鼓点,拿了条毛巾垫着,关了空调,还继续漏了几分钟,但已经睡意全消。

起身到按摩椅上躺了二十分钟,忽然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到阳台上巡视了几分钟,没有任何发现。

按惯例到顶楼喝水、浇花、锻炼,顺便收起已在栏杆上自然烘干半个月的床单被褥,已是一身汗。

到二楼准备收拾三间卧室的床铺,却发现原来配套的,现在全都散了伙。不是枕套齐全,枕头只有一个,被单有了,被子却找不到,只好作罢。这样,今夜,楼里的床铺没有一架宜睡了。

在一楼的落地窗外,看到几块好似零配件的碎石块散在院子里,顿时想到了刚才的闷响来源。原来是阳台上一段花岗石花边脱落掉下。幸亏没砸到人或狗。

院子里的狗食好像参入了菜汁,绿绿的,狗已不吃,在一旁观望。打开水龙头浇花喂鱼,看到池塘里又一条死鱼浮在水面上,捞起来埋在后院树下,修剪了庞大的清香木和金桔。米饭,吃剩下就是狗食。但吃着真的没有什么味道,喝了汤、喝了化痰的萝卜汁,又是一身汗。

只好洗澡。凉到身上干爽。穿衣穿裤,却发现裤子上的扣子不见踪影。只好上楼再挑了条裤子。

车子也是一身脏,但我已无心洗车。发动车子,已接近八点。

这个清晨,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作者  | 2017-9-8 8:48:11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毕业三十年

2017-7-20 6:58:28 阅读34 评论0 202017/07 July20

还是有很多人惦记着以“7”为个位数的年份,这是我们毕业的1987年的年份个位数,每遇到一次,意味着大家又过了十年。几个人捣鼓了一个聚会,曾经在一个大教室上课的同年级两个班居然又坐在了一起,来了近六十人,30年前的2/3。

7月15日星期六,是一月一次的信访接待日,九点开始前,预先和领导请了假。坐在接待室里,应付了漳港的一个老信访户和一个国企退休者后,已经十点,载上三个同学去福清。

到的时候,图书馆里的大教室已经济济一堂,有人在抱着麦克风讲话,一个接着一个,讲一些感叹话、讲一些感激话、讲一些客套话,就是少了些感性话,毕竟,三十年,容颜改变,但本性难改,坐在一起,大家虽留有一些青春的痕迹,但都老到了许多。

大学的同学基本只有应届生,一起从四面八方来,又一同毕业往四面八方,同乡少到屈指可数,因为天各一方,人情世故那些俗事就少了很多,单纯的情感更容易引来笑容。

我迟到,有工作的因素,却更多的是不屑论资排辈的会议室聚会发言。原先就属于不同方言区的许多人操着口音更重的普通话讲许多言不由衷的话,真的不如私底下会会曾经的密友、看看曾经不屑的同学、听听缺席者的近况。

两个留校工作的都来了,在来的同学中,他们在母校的时间最长,但几年后也都离开了校园,都在当着小吏。其中一个是我,对母校,我只有几句话:“我是在这里成长的,当年来的时候17岁,真是一个懵懂少年,离开的时候,高了许多、重了许多、也懂了许多,爱的、恨的、喜欢的、厌恶的、铭记的、淡漠的都有了;离开25年,我的心从未和这里隔绝,每年都回母校走走,两次间隔从未超过一年,好多次是开车独自一人来,在校园里散步一段路,悄悄的来、悄悄的离开。”

作者  | 2017-7-20 6:58:28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陪老爸散步

2017-7-11 7:11:56 阅读33 评论0 112017/07 July11

下班时已经六点半了,到老爸家,妈妈几分钟就端来了一碗线面和一盘炒花生米,边聊天边吃,坐了半个多小时。

他们聊的话题多是老家房子,怎么把老爸的书法对联刻到我刚淘宝回来的花梨木板上、挂到祖厅门面的细节,讨论了很久,他们下午回了一趟老家,微信上看到了他们在现场把写在报纸上的对联摆在木板上的照片,妈妈说木板是染色的,她看到了一小块本色的板,我赶紧到淘宝上询问卖家,答案是绝对是本色,我想他们也没有染色的必要和胆量,可能妈妈看到的是别的一块榆木板。

我提议到校园里的操场上走走,他们同意了。

三百米外就是吴航中学的田径场,塑胶跑道很干净整洁,进了校门,他们都把鞋脱在了跑道边,光脚在环路上走,一阵风吹来,他们都说这里凉爽得好舒服,妈妈说这里四周很开阔,爸爸两次说到董敏在这里工作了22年很不容易,他如数家珍般说起自己在塘下小学多少年、凤阳小学多少年、厚团小学多少年、金锋中心校多少年,退休后到老年大学多少年。

我想听他多讲讲话,我害怕长时间的沉默。

但他们的话题多数是以“过去”开始的。妈妈说,过去老家的河里蚬子可多了,半天就能耙到一水桶,通常是把蚬子煮开了喝汤,连壳带肉倒给鸡吃,接着说到养鸡,说坐月子的时候因为没有娘家,没人送“鸡米”,就只好自己养,鸡跑到邻居家门口拉屎,结果邻居不高兴,药死了一群鸡,一家人气得跺脚,这位邻居大妈还幸灾乐祸偷偷把事情告诉了一个小女孩,结果她的坏心肠就传开了。几年前,因为逃避抓赌,这位依姆摔裂了手臂,没有看对医生,发展成骨癌,无法医治,临终前还截肢了。

老爸说,人就是不能做坏事,恶有恶报。

作者  | 2017-7-11 7:11:56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