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有所悟

中文生活 心灵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一夜风雨入梦来

2017-10-15 8:24:23 阅读21 评论0 152017/10 Oct15

中秋过去一周多了,又来了一个21号台风,云图上的云团很大,刮向海南的,尾巴却扫到了浙江。

前夜起,一阵阵的大风从屋顶、树梢呼啸而过。已是深秋,已是不适宜开冷气入眠的气候,但门窗紧闭,觉得憋闷,于是在床前开了个小窗,屋外的风声雨声就都入梦来了。

昨夜风雨大作,屋外,深秋的乌桕树还有一半以上的树叶留在树上,虽然半枯,但任凭风雨摇曳,绝大多数依旧守在枝头,于是,风从树叶树枝之间刮过、雨打在树叶之上、树叶树枝相互剐蹭发出的声音都穿过小窗来到了我的夜,邻居加盖的铁皮屋顶上的雨声更如鼓点一般,声声告诉着夜雨的降临。

世上心事多的人还是占了多数,能把心事写下来的、写出人的心声的往往可以成为作家、诗人,风雨之夜,风声雨声、屋里屋外,都是牵挂,思绪早已超越风雨、海阔天空去了。

春花秋月是文人们的最爱,“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是春天里写的,秋天里应该是叶落知多少了,围墙边的乌桕树已经高大到超过四楼阳台了,秋天里不知道哪个黑夜启动了它的落叶模式,清晨起来忽然看到了许多枯黄的叶片,难免一阵光阴流逝的感叹,在这样的风雨之夜过后,想必落叶纷飞,随风飘向四方,被雨水浸润,化作沃土了。

欧.亨利的小说《最后一片叶子》里的那个病人从房间里看着窗外的一棵树的树叶在秋风中一片片地掉落下来,身体居然随之每况愈下,她谮语一般预言自己:“当树叶全部掉光时,我也就要死了。”一片悲秋萧杀,也是在风雨大作的

作者  | 2017-10-15 8:24:23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灵魂是物质了吗?

2017-10-13 8:42:23 阅读19 评论0 132017/10 Oct13

施一公发表了一篇推进哲学发展的文章,量子是科技领域的关键发现,按照既有的哲学,科技发现推动认知发展,进而推动哲学的发展,这是可喜的。但是,量子可以被普遍的论证和应用吗?是不是研究越精越深越迷信呢?第六感官真的有科学依据吗?姻缘真的前生已定?都是疑问。

施一公重拿轻放,最后说:世界如此未知,人类如此愚昧,我们还有什么物事必须难以释怀?

施一公的文章节选:

我要问你们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你们相信有第六感官吗?很多人会说不相信。

第二个问题,有没有可能,两个人会以未知的方式进行交流?你会说也许,不会像第一个问题那样肯定地说不信。

第三个问题,量子纠缠是否存在于人类的认知世界里面?存在于大脑里?我相信听了我的讲座,你会觉得很有可能。

第四个问题,量子纠缠是不是适用于地球上的物质呢?你一定会说一定适用,因为我们已经证明了。

简单讲,这四个问题是完全一样的问题,倒推回去就说明一定有第六感官,只是我们无法感受,所以叫“第六感官”。

那么我们人究竟是什么?我们只不过是由一个细胞走过来的,就是受精卵,所有受精卵在35亿年以前,都来自于同一个细胞,同一团物质,一个处于复杂的量子纠缠的体系,就这么简单。

其实我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但是我相信它。我每呼吸一次会摄入10^22次方的氧原子进入我的身体,进入共价结构。这一口呼吸至少有10^4次方以上的氧原子,被处在世界上一个很遥远角落里的,我没有见过的人呼吸过至少一次,这在一个月内就会做到,人一辈子一直在这么做。而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的时候,一天可以有63克的氧气在彼此的肺当中交换。

作者  | 2017-10-13 8:42:23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收集一百片红叶

2017-10-1 18:12:39 阅读25 评论0 12017/10 Oct1



我喜欢红叶,从香山的秋天到从化的库区,成片的枫林点缀了江山,逆光中,红叶缝间透出的阳光是那么的梦幻。曾经把香山捡回来的红叶放在蓝色的塑料盆里,闪光灯一亮,一张对比鲜明颜色鲜艳的照片能惊喜好多天。



南方的秋天越来越被夏天侵袭,炎热赖着不走,秋凉迟迟不来,原先成片的红叶林就少,因此,到了九月该是秋天的时候,依然找不见霜叶红遍、层林浸染的景色。种下了许多樟树,也观察了很长时间,发现樟树的落叶也红得特别漂亮。



红叶大都是很快要落的,樟树的红叶落得特别快,因此树上基本上看不到红叶成为主色调。掉下来的红叶零零散散,正反不同,很快变成枯黄酥脆的柴火,你如果没有收集在一起,也很难成为风景。



我要收集一百片樟树红叶,在它还没有失去光泽之前,把它用近摄镜拍下来,留住这片红叶最光彩的一刻,也许这就是摄影的功用。一百张照片,拼在一起就是一片红火。但每一张细看,都能看出红叶的生命历程,看出摄影的用心。



除了照片,真的不知道怎么保存这样的美丽,把红叶夹在书中,是最好的办法,但半天不到,红叶照样枯黄酥脆,只是叶面被压得平整,小心翼翼拿着叶梗,也还能依稀看到它从前的模样,当做一种怀念。

作者  | 2017-10-1 18:12:39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的父母之乡

2017-9-17 22:46:53 阅读33 评论0 172017/09 Sept17

我的父母之乡也在福建长乐金峰,和冰心先生不同的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现在只不过住在十几公里外的城关。走动不难。

去年三月,一场由邻座房屋殃及的火灾把我的祖居焚烧殆尽,放弃或重建,进退两难。父母健在,祖屋难离,我选择了重建,祖业是一座六扇五的木排房,五间房屋中间祖厅六扇门,传承百余年,祖上命运多舛,祖屋被售过半,要重建,就要把几间散落在村民手里的破房子赎回,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买回了一间半,动员了两户一间同意合建,加上自己原有的一间和祖厅,最后只剩下半间是搬到福州城里的族人,因为剩下的一半已成为危楼,随时都有倒塌可能,电话联系了福州一个族人之后,就把剩下的危楼拆了。没想到这一拆出了问题,福州的族人七嘴八舌,意见不一,于是定好的钢架结构只好放在厂里半年之久,直到稍有眉目,今年元旦方才动工,紧锣密鼓之后整整八个月,房屋告竣。

因为建房和装修,我几乎每周回村看工地。接触乡村、接触村民。建房过程中,许多人热心帮忙,建材工地到处堆放,但村民几乎都没声音,但令人沮丧的是当接近完工开始整理环境时,有自称老人会的头人竟然不让种树栽花,说怕被我们占地,我说我们可以立字为证,我家出资整理空地、种树栽花做公园大家公用,但一样遭到拒绝,令人梗气的是村民们把低矮破落的房屋租给外地拾荒者,让他们使用房前屋后空地堆放垃圾,全村为垃圾包围,竟然无人反对。自家的院子修好后,我还是软硬兼施,种下了几棵大榕树。加上几年前我们捐资做的公园、修的路、种的树,现在可以说,全村像样的树都是我们种下的。但过程中的心累,使我真的感到回乡已经了无生趣,偶尔走走,也只能扫净自家院子、清理自家门前,关起院门,喝茶沉思。

作者  | 2017-9-17 22:46:53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港西的山风

2017-9-10 9:12:24 阅读33 评论0 102017/09 Sept10

港西是一个村,在福清和长乐交界的地方,一条车辆穿梭不停的公路在村前,一边是长乐,一边是福清,但在我心里,原本就分不清的两边都是我的家乡。

一次在路边洗车的时候,发现港西村的后山顶上居然有几栋别墅很漂亮,再看看不远处的海港,感觉站到那山上,风景一定很美。

找了好多机会要到山上,都被纷繁的杂事占领了时间。周末,傍晚,一场声势浩大的调研踩点结束后,众人散去,我找到了到港西山上的时间,驱车上山。

山不高,水泥路一直到山顶,一路上果然有许多规划整齐、很有风格的别墅在绿树掩映之中。山顶水泥路尽头停车,脚下就是一个水波荡漾的小山塘,四周绿树苍翠、天光如洗。不远处有突出的大岩石,几段钢管做成的栏杆构成一幅风景,想必那就是观景的好去处,山路总是蜿蜒的,一块块方石板在灌木的簇拥中铺向前方,不到五分钟就到了由一群岩石组成的前方凌空的一个大平台,远处是海和港湾、身边是青松翠柏,山石嶙峋、水面如镜,视线所及,无处不是风景。

天光晚霞瞬时万变,我的双眼顾不暇及,傍晚的时光似乎流逝得特别的快,任凭天色渐黑,远处灯火渐起,脚下山路渐隐,我也没有离开的意愿。

站在港西山前,远眺平潭渔火、龙高半岛的灯光闪烁,脚下人间,静谧温暖。而始终环抱着我的是港西的山风,轻柔凉爽、温婉大气,虽然来自不远的大海,但它没有海风的潮湿黏人,没有山风的阴冷突兀。我的心随着视野里的天光豁然开朗,纷繁杂物随风而去。

一直到蓝调渐起,星光点点,天还是那样的澄净。下山的路是手机的手电光照出来的,回到车上,回味无穷。

因为时间的易逝,世间的美好许多很快消失殆尽;同样的,世间的险恶许多也将随风散去。

作者  | 2017-9-10 9:12:24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