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有所悟

中文生活 心灵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七月哀思

2018-8-2 22:46:23 阅读26 评论0 22018/08 Aug2

南方的眼睛,

在七月就开始潮湿,

荡漾的水画出思念的涟漪,

你已经看不见秋的颜色。

盛夏要来的时候

你曾说,天已经热熟了。

以为秋的果实

已经发出暗香,

红润也已经爬上了树。

不曾想,

是一场雷雨,

揭去了炎热的面纱,

水珠砸在干热的水泥地上,

散开,如同

夏天的思念随汗珠

粘连在背上。

父亲,

雷在轰鸣,雨如泪流,

你在哪里?

父亲,

幛幡飘舞,风晃烛火,

你在哪里?

天刚透亮,

你却开始修饰生命的色彩,

全无顾忌黎明的呼唤

和朝阳的挽留,

飘向天际。

七月走了,找不见你,

八月来了,还是找不见你,

父亲,

一场场雷雨,

如同一次次挥手,

您在雨幕之后,

如何躲避四季的思念?

作者  | 2018-8-2 22:46:23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梦里依稀

2018-7-30 6:28:38 阅读31 评论0 302018/07 July30

看到了父亲写于2017年8月1日的遗嘱,仿佛他在眼前。

“吾儿知之:你父出身贫寒,祖辈虽是名门望族,但在我懂事时家道已经破落,我儿时饱受饥寒之苦, 我母亲因借不到50斤地瓜米而受气轻生,我父亲去世之时年仅40岁,那时我已20岁了,之后我常听到我母亲的哭声,梦里经常见到他们,‘梦里依稀慈母泪’,这就是我自号‘梦先’缘由。

成家以后,与你母数十年相伴相依,历尽艰辛共创家业,那时候为了一家五口能够生活下来,为了你们兄弟读书成名,凡是能赚到钱的事都努力去做,今天看到你们兄弟能够出人头地,我们真的知足了。”

……

小时候,总是看见父亲紧绷着的、没有笑容的脸,书念不好,不去干活,他还要臭着脸骂我打我,因为我是老大,要带好头,承受的压力也更大,很多时候不理解,甚至心里怨恨父母;长大了,慢慢理解谅解了,他却老了,我也没有时间、机会和心思去和他说说笑笑。这么完整清晰地听他说自己的往事,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了。父亲已经毫无生息地躺在了冰冷的盒子里。每天望着他灵前眯着双眼的遗像,一个人静静地听着二胡  《江河水》《二泉映月》时,我就禁不住想起他的人生,特别是前半生的艰辛,泪上双眼。

我出生前,父亲的父亲就已经去世,奶奶在我四、五岁的时候也离开了人世,我的记忆里他们都是一张黑白的遗像,放在柜子上面。但是,小时候父亲和叔叔拿着家伙要打一个仇人时的情景却是记忆深刻,妈妈说,要打的就是那个不借地瓜米给奶奶还要辱骂她的亲戚,她还有胆来我们村。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自号梦先,每次看到他用这个名号在书法作品上落款的时候,找不到古籍典故或者字面上的含义,也不敢问他。现在才知道这里的辛酸。

作者  | 2018-7-30 6:28:38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头 “七”

2018-7-23 9:39:07 阅读22 评论0 232018/07 July23

从卧室到灵堂、从卧床到灵床,父亲只用了前后六天时间。14日23点13分,他瞪大双眼环顾四周,缓缓地呼出最后一口气后,再也没有了生息。我叫了两声“爸爸”后,我们一家,还有兆良,许久没有声音,大家也忘了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接着,妈妈和妹妹哭出了声,大家都小声掇泣,妹妹哭喊“哥哥,我们都永远没有了父亲”。

我还是冷静,打了电话,让老马去请穿衣服的人来,不到十分钟,一个矮矮黑黑的中年人来了。给父亲穿的一整套衣服一天前已经放在他的床头,只是他那时就已经鲜有反应,没有转头、甚至没有睁眼。外衣是一套定做的西服,之前我网购了一套,妈妈说不合体,一个多月前她请一个熟悉的族人来做,那天我还和他坐在茶桌前聊了好一会儿,父亲也在,但我们都不知道他是来目测的。他们说衣服里外要八件,摊开的时候,我看到已经全部套好,厚厚的一叠,裤子也有几层。

先要擦净身子,我打来了一大桶温水,大家七手八脚整理了床铺和父亲身上的旧衣物,我、弟弟和那个中年人仔细地擦洗了他的身子,梳了头发,接着把衣服摊开,用事先准备好旧扁担和竹枝从两袖两头穿过,然后子孙几个张开双臂丈量衣服,再把衣裤穿到了父亲身上,每次转身,那个专业穿衣人要在父亲耳边轻语,“给您穿衣服了,转身。”带好帽子,全身就齐整了。

停止呼吸不到十分钟,父亲的遗体开始变得苍白、毫无血色。穿好衣服、戴上帽子后,我们已经完全找不到他那熟悉的样子了,他们到处找艾草或者其他旧式可以消毒的东西放到父亲的嘴里,但最后还是用了高粱酒倒在口罩上,给父亲罩上了,于是,一屋子弥漫着一股酒味。

按照村子里的习俗,夜里过世的,遗体要于次日凌晨

作者  | 2018-7-23 9:39:07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父亲的最后时光

2018-7-16 6:42:10 阅读39 评论0 162018/07 July16

父亲的病是在2017年的父亲节体检时查出的,市医院的医生也不避讳,让他直接看到了自己胃里长的坏东西,回家以后,他整个人全部精神都在这上面了,他自己上网查了一些治疗方案,打听了一些同类病例的治疗经验。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时候,他情绪低落,话题都集中在去省立医院的治疗方案上,我们告诉他,必须要大医院的全面复查后才能确定怎么治。弟弟找了省立医院的黄一刀。去福州的时候,天气已经非常的热,一家人陪着他,办理了住院手续,在如市场般的医院里找到了一间还算宽敞的病房,接着进行全身全面检查,为的是真要动手术开刀时确保万一。

那天接近中午的时候,黄一刀回到拥挤的医生办公室,接见了我们兄弟俩,他先点了一根烟,告诉了我们实情,大概就是他不主张开刀手术,因为77岁高龄遇到这种情况,只能增加病人生命最后时光的痛苦,使生活变得毫无质量可言。我们商量了各种分工细节,包括如何对父亲说明病情和治疗方案,今后生活如何照料,等等。问到父亲还有多少时间时,医生的回答令我和弟弟都哭了。他说可能半年,也可能长一点。

走出医生办公室,看见了在病房里盯着走廊的父亲,我们告诉他,医生说病情不像长乐医院说的那么可怕,医生说先保守治疗化疗看看效果,有一种新进口的药效果不错,先试试看,医生会来详细和你商量,留下妹妹和妈妈陪着他,下午,她们说,医生带了几个人都穿着白大褂,到病房会诊,分析了情况,老爸听进了医生的话。平静了许多。

在省立医院住了不到一周,其中有几个晚上还是悄悄溜回长乐休息,次日再上去做检查、打针、吃药、挂瓶。傍晚,他还和妈妈一起到五四路繁华路段散散步。

出院手续一个多月以后才去办理,期间几次送他上去诊疗。他就是害怕晚上住在病床上,一去最好马上做好回家。

作者  | 2018-7-16 6:42:10 | 阅读(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读后感——关于顾准

2018-6-26 21:44:22 阅读39 评论0 262018/06 June26

一,南美森林里一只蝴蝶的翅膀之所以能煽动一场全球风暴,是因为后面有一个全球地理气象机制在支撑。一个人,一只手,即便他是伟大领袖,也不可能操作那场中国风暴的,其背后的根本是体制、文化甚至民族性。

二,总是清醒者寡,呐喊者更寡,但唯有风骨不会被沉醉、庸俗的历史所熔化、湮灭。

三,没有开放的舆论场,世人必被蒙蔽。自以为的清醒可能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自以为的救世主最终将祸害世界。

四,喜欢这些句子:

黑暗如磐,一灯如豆,在思想的隧道中单兵前进。

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不是依赖于民主才能存在的东西,因为,说到底,民主不过是方法,根本的前提是进步,唯有看到权威主义会扼杀进步,权威主义是与科学精神水火不相容的,民主才是必须采用的方法。唯有科学精神才足以保证人类的进步,也唯有科学精神才足以打破权威主义和权威主义下面恩赐的民主。

五,一个从为  政 者开始的虚伪、奢侈、威严的制 度必将被淘汰、唾弃。

附,原文可搜索

一个在文革中始终“不跪下”的人叫顾准:他精确预言了那场风暴

作者  | 2018-6-26 21:44:22 | 阅读(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