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有所悟

中文生活 心灵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去了趟武威

2018-9-15 15:56:49 阅读83 评论0 152018/09 Sept15

9月11日到15日,去了趟武威,努力了解甘肃、了解河西走廊。

行程是半个月以前就定好的,为的是参加“一带一路”生态治理民间国际论坛。

早上八点出发坐飞机,一直到下午六点半才到达武威的文华酒店。坐了五个多小时的飞机、三个多小时的汽车。飞机经停长沙。到了兰州有人举着牌子接我们,立马上车前往武威,在房间窗前坐下,已经接近七点,天还亮着。

之后就是各种安排程序,有欢迎酒会、民勤现场观摩、开幕式、论坛、闭幕式等等。利用白天特别长的优势,我们自己走了武威的沙漠公园、鸠摩罗什寺、雷台公园、海藏寺、南城门、孔庙和兰州的白塔公园等地。

短时间了解一个地方,浏览名胜古迹和地形地貌是最直观、最快捷的途径。

从兰州到武威的一路上,起伏的山峦披着翠绿的青草,如同一张编织得非常浓密的地毯平铺在地上时吹过了一阵微风,蜿蜒起伏、错落有致,有时柔和得你禁不住想拥抱触摸,有时伟岸雄壮得你想高声歌唱。这就是河西走廊,这一段完全不同于前些年走过的敦煌到莫高窟那一段烈日下茫茫戈壁的壮烈荒芜。但它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望得见巍峨的祁连山,望得见让你赞叹膜拜的皑皑雪峰。河西走廊是内地通往西域的必经通道,这个通道左边是高高的青藏高原,祁连山脉就是他的天然屏障,右边是腾格里沙漠,中间的几公里宽的绿洲平地通道就是河西走廊,仿佛老天留给东西方人间一个飘带般的天然通道,所以,当地人首先引以为傲的就是就是他们扼守着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尽管风沙连年,但只能造就他们脚踏群山、俯瞰苍茫的气概和自信。

在民勤,当地人开始大规模治沙植绿。有一个叫苏武镇的地方,这里就

作者  | 2018-9-15 15:56:49 | 阅读(8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这一次的大跃进

2018-8-23 7:02:36 阅读31 评论0 232018/08 Aug23

已经是秋天了,清晨阳光灿烂,热浪涌动,忽然想起今年的台风刚来一个,上下惊恐万分,它却转身离去,只留下气象专家一脸尴尬。这是什么时代?火热的夏秋再没有了台风清凉、大雨洗刷,河流没有了汛期,山川没有了喘息。

更惊心的是我们的m2不到四十年已经从1159亿元增长到139.23万亿元,年均21.1%,土耳其十五年仅增长24倍。我们的地方债,我们的房地产,都在大跃进式的增长。我们还要发债、还要基建,还要到处热火朝天。

按照规划,我们不到八百平方公里的土地20年内要容纳人口150万以上,可是现在我们就已经在喝咸海水,闽江沿岸都在叫嚷着要向上游取水,但海水已经越过金刚腿,两岸可都是需要荷载人口的土地啊!

生态建设和恢复正在被极端重视,三天来了两批督导组、检查组,花钱把生态区撤成无人区,把农村污水全部搜集,河水全面冲刷、河道全面硬化。

新的大跃进无需口号,无需动员,政绩、官位就是最好的目标。

作者  | 2018-8-23 7:02:36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七月哀思

2018-8-2 22:46:23 阅读39 评论0 22018/08 Aug2

南方的眼睛,

在七月就开始潮湿,

荡漾的水画出思念的涟漪,

你已经看不见秋的颜色。

盛夏要来的时候

你曾说,天已经热熟了。

以为秋的果实

已经发出暗香,

红润也已经爬上了树。

不曾想,

是一场雷雨,

揭去了炎热的面纱,

水珠砸在干热的水泥地上,

散开,如同

夏天的思念随汗珠

粘连在背上。

父亲,

雷在轰鸣,雨如泪流,

你在哪里?

父亲,

幛幡飘舞,风晃烛火,

你在哪里?

天刚透亮,

你却开始修饰生命的色彩,

全无顾忌黎明的呼唤

和朝阳的挽留,

飘向天际。

七月走了,找不见你,

八月来了,还是找不见你,

父亲,

一场场雷雨,

如同一次次挥手,

您在雨幕之后,

如何躲避四季的思念?

作者  | 2018-8-2 22:46:23 | 阅读(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梦里依稀

2018-7-30 6:28:38 阅读41 评论0 302018/07 July30

看到了父亲写于2017年8月1日的遗嘱,仿佛他在眼前。

“吾儿知之:你父出身贫寒,祖辈虽是名门望族,但在我懂事时家道已经破落,我儿时饱受饥寒之苦, 我母亲因借不到50斤地瓜米而受气轻生,我父亲去世之时年仅40岁,那时我已20岁了,之后我常听到我母亲的哭声,梦里经常见到他们,‘梦里依稀慈母泪’,这就是我自号‘梦先’缘由。

成家以后,与你母数十年相伴相依,历尽艰辛共创家业,那时候为了一家五口能够生活下来,为了你们兄弟读书成名,凡是能赚到钱的事都努力去做,今天看到你们兄弟能够出人头地,我们真的知足了。”

……

小时候,总是看见父亲紧绷着的、没有笑容的脸,书念不好,不去干活,他还要臭着脸骂我打我,因为我是老大,要带好头,承受的压力也更大,很多时候不理解,甚至心里怨恨父母;长大了,慢慢理解谅解了,他却老了,我也没有时间、机会和心思去和他说说笑笑。这么完整清晰地听他说自己的往事,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了。父亲已经毫无生息地躺在了冰冷的盒子里。每天望着他灵前眯着双眼的遗像,一个人静静地听着二胡  《江河水》《二泉映月》时,我就禁不住想起他的人生,特别是前半生的艰辛,泪上双眼。

我出生前,父亲的父亲就已经去世,奶奶在我四、五岁的时候也离开了人世,我的记忆里他们都是一张黑白的遗像,放在柜子上面。但是,小时候父亲和叔叔拿着家伙要打一个仇人时的情景却是记忆深刻,妈妈说,要打的就是那个不借地瓜米给奶奶还要辱骂她的亲戚,她还有胆来我们村。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自号梦先,每次看到他用这个名号在书法作品上落款的时候,找不到古籍典故或者字面上的含义,也不敢问他。现在才知道这里的辛酸。

作者  | 2018-7-30 6:28:38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头 “七”

2018-7-23 9:39:07 阅读29 评论0 232018/07 July23

从卧室到灵堂、从卧床到灵床,父亲只用了前后六天时间。14日23点13分,他瞪大双眼环顾四周,缓缓地呼出最后一口气后,再也没有了生息。我叫了两声“爸爸”后,我们一家,还有兆良,许久没有声音,大家也忘了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接着,妈妈和妹妹哭出了声,大家都小声掇泣,妹妹哭喊“哥哥,我们都永远没有了父亲”。

我还是冷静,打了电话,让老马去请穿衣服的人来,不到十分钟,一个矮矮黑黑的中年人来了。给父亲穿的一整套衣服一天前已经放在他的床头,只是他那时就已经鲜有反应,没有转头、甚至没有睁眼。外衣是一套定做的西服,之前我网购了一套,妈妈说不合体,一个多月前她请一个熟悉的族人来做,那天我还和他坐在茶桌前聊了好一会儿,父亲也在,但我们都不知道他是来目测的。他们说衣服里外要八件,摊开的时候,我看到已经全部套好,厚厚的一叠,裤子也有几层。

先要擦净身子,我打来了一大桶温水,大家七手八脚整理了床铺和父亲身上的旧衣物,我、弟弟和那个中年人仔细地擦洗了他的身子,梳了头发,接着把衣服摊开,用事先准备好旧扁担和竹枝从两袖两头穿过,然后子孙几个张开双臂丈量衣服,再把衣裤穿到了父亲身上,每次转身,那个专业穿衣人要在父亲耳边轻语,“给您穿衣服了,转身。”带好帽子,全身就齐整了。

停止呼吸不到十分钟,父亲的遗体开始变得苍白、毫无血色。穿好衣服、戴上帽子后,我们已经完全找不到他那熟悉的样子了,他们到处找艾草或者其他旧式可以消毒的东西放到父亲的嘴里,但最后还是用了高粱酒倒在口罩上,给父亲罩上了,于是,一屋子弥漫着一股酒味。

按照村子里的习俗,夜里过世的,遗体要于次日凌晨

作者  | 2018-7-23 9:39:07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